射日傳說 圖/圖片來源:阿莫說故事-台灣原住民口傳故事

射日的傳說,許多原住民群族都有類似的故事,像是泰雅族、阿美族、平埔族與布農族。雖然故事內容或有一些差異,但大致上的故事架構是相傳上古時,天空中出現兩個太陽,威脅族人的生存,因此勇士們自告奮勇去征伐太陽的故事,故事內容生動有趣,也成為後代祭典的根據,影響深遠。

以下以布農族的射日傳說來說明:


Min-pakaliva(太古時代)時期,天上有二個太陽,輪番照射大地,因而全無晝夜之分,人們苦於炎熱。有一天,一對夫妻到耕地裡工作,他們把幼小的小孩置於耕地旁的Taluhan(耕地的茅草寮),夫妻耕作到一半休息時,察看小孩竟不見其蹤影,只看見地上爬著一隻蜥蜴,便知曉他們的小孩因太陽之炎熱而變成了蜥蜴。父親生氣至極,便決定攜帶大兒子去射日。

他們攜帶弓箭,沿路種植Izuk(柚子或橘子),走過荒野,越過重山,朝太陽出沒地走了數十年,終抵達。一開始,他們是躲在一顆石頭後方欲瞄射,但因陽光強烈地刺眼而根本無法瞄準。又躲到Baihal(芋頭葉)下試瞄,但還沒有瞄好 Baihal(芋頭葉)就曬的枯乾了,躲到Bunbun(香蕉)葉下也是一樣。最後,他們利用了Asik(山棕葉)耐熱和葉片之間的空隙瞄準太陽,那其中 之一的太陽在未設防下被一箭射中而掉落。

被射下的太陽大怒並捉起這對父子,但父子動作敏捷地從其指縫間溜出,太陽隨即用口水沾手後再度地將父子二人捉住,因口水的黏性使父子難再掙脫。受傷的太陽質問他們何以加害於己。那父親回答:因為您把我一個兒子曬成了蜥蜴。太陽就責備他們說:您們真不知感恩,您們每天的生活都是我們太陽所賜的,萬物的生育也都須靠我們,你們不思圖報,還責怪我們⋯⋯。那父親聽聞後,便感愧疚,隨即用 Kuling(男胸袋)擦拭其傷口,而那被射中的太陽終即變成月亮,我們現在看到的月亮陰影,即是當時用那塊Kuling擦拭後的傷口。在放走父子二人 前,月亮指示並教導他們如何行祭儀,生活始能豐裕。父親也允諾月亮,回去後會按照其教導和指示,每月行祭儀,這就是傳說中布農族與月亮的 patuhavit(約定)。

--海樹兒•犮剌拉菲HaisulPalalavi, 布農族祭儀Lusan之由來

從故事當中,兩個太陽的炙熱導致族人的生存受到威脅了,把小孩曬成了蜥蜴,似乎是人已經不像人,像蟲一樣地過生活。
射日勇士帶著自己孩子,沿路種植果樹,到了太陽那裡,小孩已經變成大人,其他族的神話中,也提到當回到家鄉時,小孩子已經變成白髮蒼蒼的老人,而去程所種植的果樹,回程時已經長成大樹,而且結實累累,成為射日英雄回家途中的食物。因為原住民以前並沒有時間的單位,但巧妙地用小孩變成大人,種子長成大樹來比喻征日之旅的路程十分的遙遠。

射日之後,受傷的太陽成為了月亮,對話後才知道過去以來一直蒙受太陽的恩惠卻沒有感謝,因此與月亮約定每月舉行祭儀,成為世世代代的定例。

相較中國后羿射日的故事,原住民的射日故事有個很大不同,原住民的射日英雄只是族群裡面的勇士之一,后羿是嫦娥的丈夫;沒有特別厲害的武器,后羿使用天地所賜的彤弓素箭;在射日之後,沒有萬民為他歌功頌德的場面,反而要求後代要感謝上天的化育之恩。

最後,這位改變世界的射日勇士,還是一位無名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