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0年臺灣原住民

宮崎駿電影《神隱少女》中,一名10歲女孩荻野千尋,與父母誤闖進入了一個靈異小鎮。劇情中,有一位巫婆為了要讓少女忘記過去,施法把少女的真名給奪走,電影中最令人深刻的一句話,在一位曾被少女拯救的少年白龍向她說出巫婆的陰謀,說道:「忘記名字的人將從此找不到回家的路。」於是少女力圖振作找回自己的本名,同時也拯救了自己的父母,最後找到回家的路。

台灣原住民的處境,如同電影中被湯婆婆奪去本名的少女一般,逐漸忘卻自己的初衷,倘若再不振作起來,提醒自己是誰,最後的結果就是忘了一切,永遠困在靈異小鎮工作下去。在這個世代,大部分的原住民早已習慣了陳、林、黃、張等漢姓漢名的魔法,雖然仍曉得或聽過自己的傳統名,但對族名並沒有太多的情感與連結,甚至也不曾有把族名正式登記化的念頭,隨著時間流逝,原住民族的後代,將更難與自我傳統文化產生真正的連結,留下的只剩表面形式。這將是接受既定事實,隨波逐流的未來。

名字之所以重要,因為它代表了一個生命的根源,它連繫了個人背後的歷史脈絡。日治時期的皇民化運動,以及國民政府來臺的漢化政策,表面上剝奪了台灣原住民的名字,深層意義則造成了原住民族傳統文化習俗的被迫流失。

觀看1995年來回復原住民族傳統姓名政策的實施,20年過去,僅有約5%的族人辦理傳統名的回復,追究其因,過去多以政府政策的程序不友善、回復制度的不完備為族人輿論撻伐的主因。但捫心自問,真心想過放棄漢名,並且追尋族群傳統命名方式的族人有多少?

即使目前回復族名的制度不完善,但若沒有族人主動回復,甚至團結研究出符合族群意願的姓名制度,不好的制度依舊會躺在原地,20年過去了,不要再等待下去,趕緊找回自己真正的名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