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是自由的,真正的獨立媒體。

余光中人文講座

第11屆國家文藝獎建築類得主、美國建築師協會榮譽院士姚仁喜擔任余光中人文講座駐校講座,10月1日以「建築 非建築 非非建築」為題,道盡建築對他而言的迷人與迷惑。

姚仁喜繼昨日介紹他的許多建築大作後,今日特別以一些「最小的案子」,甚至競圖失敗的設計說明他在建築路上的各種轉折。姚仁喜提到,他人生的第一個岔路是電影,雖然是從小的喜好,但2002年的夏天他拋下公司赴紐約進修才一圓夢想。第一位告訴他電影和建築很像的是楊德昌導演,姚仁喜認為,建築和電影的製作過程很像,包括分鏡、拼湊、剪接,然後說出故事;另一點相似的地方就是空間,因此電影空間和鏡頭的流動感,以及故事性等都影響著他的建築作品。他特別提出一個只得到競圖第二名的作品,當時他受到電影影響甚鉅,因此甚至以故事分鏡的方式說出建築的愛情故事。

姚仁喜曾為他的老師到不丹蓋過一層樓的小房子,捨棄一切現代建材,主結構是純粹將土壓實所建起的夯土牆,不丹的傳統是請吃大鍋飯,然後村民間彼此幫忙夯土,有趣的體驗也讓他津津樂道。他的第二個岔路是翻譯,除了可為老師即席口譯,也翻譯了許多佛教書籍,這些想法也影響著他的思維,包括農禪寺等作品,「或許也發揮了一點作用」。

余光中提到,有許多場館興建後租借活動絡繹不絕,但卻有些場館淪為蚊子館,雖然與建築家本身設計無關,但蚊子館的毛病究竟在哪呢?姚仁喜打趣說到,自己倒是很希望蘭陽博物館是蚊子館,結果現在是蒼蠅館,太多人了。但他也重申,建築不像是BMW或iPhone是獨立設計的商品,因此建築本身的地點、設計、管理、內容等都會影響到場館的運作,特別是地域、人、文化、時代等,都跟建築的生命與活力有關。

現場提問居住正義問題,姚仁喜認為住宅政策超越了建築問題,無法回應,但他認為,到歐洲旅遊時,覺得歐洲人的房子很有生活的味道,但是在臺灣,感覺上住宅變成階級財富的象徵,姚仁喜話鋒一轉,「我覺得豪宅的想像力很低」,每棟豪宅都是新古典、然後米黃色的、很厚重、開小窗等等,姚仁喜覺得每個人明明都想要強調與眾不同的獨立感,但是卻又追逐相同的名牌,這是很矛盾的。

余光中則直言「最討厭豪宅」,他說,豪宅廣告寫得好像搬進去就到了天堂,非常誇大,曾有一個建案私自用了他的詩句,「我就讓他罰了十幾萬」,而且豪宅品質不高,極度西化,「非常反感!」余光中認為豪宅並沒有呈現生活的一面,他最後稱讚姚仁喜的建築,「不是天堂,是人間」。

朱宗慶打擊樂團

國立中山大學2014年西灣表演藝術季由朱宗慶打擊樂團擔綱駐校藝術家系列活動,於11月11日至12日在中山大學逸仙館演出,並進行大師講座分享。值得一提的是,朱宗慶打擊樂團將首度與中山大學僑生醉鼓秀、中山音樂系學生聯手演出,激盪出令人賞心悅目的火花。

「朱宗慶打擊樂團」由朱宗慶於1986年成立,是臺灣第一支職業打擊樂團,也是國際上少數能融匯中西打擊樂器演出的團體;28年來,足跡遍及全球27個國家,演出超過2,500場,深獲國際好評,紐約時報:「擁有高熱誠、活力,團員具高度競爭力」、美國勞倫斯世界報:「以其傑出的音樂性及優異的演出著名…他們的人格特質為他們的演出增添了歡愉的氣氛」。

朱宗慶畢業於國立臺灣藝術專科學校(現國立臺灣藝術大學)音樂科,隨後至奧地利國立維也納音樂院深造,師事華特.懷格(Walter Veigl)教授及維也納愛樂前打擊樂首席理查.霍賀萊納(Richard Hochrainer)教授。1982年獲打擊樂演奏家文憑,為華人世界獲得該項文憑之第一人。2005年完成國立臺灣大學管理學院EMBA。現任朱宗慶打擊樂團藝術總監、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講座教授。

他回國後擔任臺灣省立交響樂團打擊樂首席,積極活躍於音樂舞臺。1986年1月成立朱宗慶打擊樂團,是臺灣第一支專業的打擊樂團,並數度赴歐、美、亞、澳等多國演出。1989年成立財團法人擊樂文教基金會,專司樂團行政事務。1992年創辦朱宗慶打擊樂教學系統,自基礎教育來推廣打擊樂。1993年創辦「TIPC臺灣國際打擊樂節」,每三年舉辦一次,讓臺灣的擊樂與國際交流、與世界同步。

大英劇

中山大學外文系大英劇今年邁入第30週年,歷來廣受好評的大英劇今年推出「吻我吧,凱特(Kiss Me,Kate)」,本週五、六(5/30、5/31)於中山大學逸仙館將進行公演,歡迎師生及民眾觀賞。

中山大學外文系從中山大學於民國69年建校隔年起,開始致力於大英劇公演,至今已持續舉辦了30屆公演,為中山外文系的一大傳統與特色。歷年來的演出總是引起極大的迴響,並廣受觀眾好評,除仲夏夜之夢(A Midsummer Night’s Dream)、拜訪森林(Into The Woods)等知名歌舞劇,大英劇更將多齣由歌舞劇改編為賣座電影的好評之作,如髮膠明星夢(Hairspray)、媽媽咪呀(Mamma Mia!)、Hair、Wicked、芝加哥(Chicago)等,搬上中山大學逸仙館的舞台,由演員們精彩與完美呈現。

中山大學大英劇之所以能夠獲得廣大觀眾的喜愛,都要歸功於經驗老道與滿腔熱血的指導老師,中山大學外文系鍾敬堂老師的指導,鍾敬堂表示,今年所演出的劇碼Kiss Me, Kate!不只是藝術的展現,「它更貼近我們的真實生活與人性的體會」,鍾老師進一步說明,對演員來說,演出這部歌舞劇就是在學習如何與人相處與溝通。鍾敬堂也強調,「大英劇是一個需要投入時間與精力的專業系統」,演員來參與大英劇,更重要的是進一步學習對角色情感的詮釋、時間分配的能力與對自己負責的使命感。

中山大英劇30週年的劇碼Kiss Me,Kate!改編自莎士比亞名著「馴悍記」,採用了劇中劇的架構,講述已經離婚的夫妻檔演員Fred與Lilli,幕前合作無間,幕後卻吵鬧不止的喜劇與鬧劇。男主角Fred是導演兼任演員,因為要演出音樂劇「馴悍記」,邀請身為電影明星的前妻Lilli演出,這使得二人不太友善的關係變得更差。Fred與女配角Lois談戀愛,Lois又與男配角Bill搞曖昧,Lilli馬上要與新男友結婚,卻又對前任丈夫藕斷絲連。劇中所有角色在戲裡戲外、幕前幕後因各種誤會與矛盾而使得笑點不斷,十分精彩,歡迎大家一起來看戲。

北大入學通知副本

北京大學校務委員會主任朱善璐今(26)率團近四十人拜訪中山大學,除再度奠定兩校合作基礎外,也期望在各領域有更進一步合作,北大拜會中山大學榮譽退休教授余光中,希望邀請余光中再至北大駐校,並送上青年書法家作品「光鄉愁之韻,中赤子之意」,余光中並當場回贈當年北大錄取通知書副本。

朱善璐提到,此次台灣之行只拜訪兩間學校,一是台灣大學,另外就是中山大學了,中山大學校長楊弘敦也笑著說,其實當年創校校長李煥先生的心願,「就是北台大,南中山」,北京大學剛過建校116週年校慶,歷史悠久,朱善璐謙虛地說,中山大學傳承國父孫中山創校精神,北大校長蔡元培則是受中山先生之邀擔任教育部長,統領高教,可說蔡元培在中山先生之下,也有一點革命的精神,兩校其實很有淵源。

朱善璐認為,年輕學校有年輕學校的衝勁,老學校有自己的包袱,現在北大也在轉型當中,希望在理工文醫上多所合作,他表示,此行目的有三,除了重申已簽訂的學術協議,更希望在協議之上更進一步拓展,包括交換學生或是教師合作等,都能有所突破,「非常歡迎優秀的學生來北大交換」,中山大學國際交流處處長郭志文說明,目前中山還沒有北大的交換生,正在跟北大討論研擬當中,未來希望兩校交流更加頻繁。朱善璐也提到,北京大學剛成立海洋科學院,非常希望取經中山大學海洋科學院的豐富經驗,「一所學校能夠有自己的海洋船非常難得,中國擁有海洋船的學校也是極為少數」,未來希望兩校在各領域能有進一步的合作。

余光中提到,自己其實與北京大學關係深厚,雖然沒念過北大,也沒在北大教過書,「但是曾經收到北大的入學通知」。余光中1947年高考時曾被北大錄取,已收到錄取通知書,但因戰亂之故留在南京大學,之後又去廈門大學,最後在台灣大學畢業,曾有文句「津浦路伸出三千里的鐵臂歡迎我去北方,母親伸兩尺半的手臂挽住了我」。前年余光中以「駐校詩人」身分重回北大,今日北京大學校務委員會主任朱善璐當場邀請余光中再度到北大,「永遠將余教授視為北大人」,並當場允諾為余光中準備一間工作室,歡迎他的到來。

北京大學當年由教務處寄出的通知書信封以書法手寫,並附上錄取為北京大學正式生注意事項,通知書上載明獎學金申請事項、報到期限、健康檢查、交通資訊等提醒。致贈副本除了信封、通知書外,還附上當年北大放榜剪報,京滬區錄取名單公布,南京區考生,余光中名列文學院一年級新生之中。

今日北京大學與中山大學學生也以藝文表演交流,國標舞、吉他社、民樂、朗誦、合唱等,其中中山大學合唱團伴隨著非洲鼓節奏輕快出場,以一曲代表「你好」的非洲語「Sorida」歡迎北大師生。接著中山大學音樂系教授,合唱團指揮翁佳芬也歡迎北大合唱團同學一起演出,促成兩校同台表演,演唱中山大學學生用兩首古典詩鑲嵌而成所創作的新曲「人生難得九方皋」,最後以「讓春天從高雄出發」再度謝謝北大的來到。

合影

國立中山大學余光中人文講座邀請到《長恨歌》作者,當代海派小說大家王安憶與余光中對談「故事與主題」,王安憶以作品《天香》為例,說明寫作過程中尋找故事與主題架構的過程,同時王安憶也暢談對張愛玲、馬奎斯、沈從文、諾貝爾獎的想法,還反問余光中「想不想得」,余光中則妙答,把諾貝爾文學獎當成西方文學獎就好,不要當作世界文學獎。

子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