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傳說 圖/摘自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網站–紅嘴黑鵯 繪圖

卷頭語

「文化」是一個民族的命脈,一個民族若失去了文化,就等於滅族。反之,若一個民族要興旺,必先讓自己的文化發揚光大。

台灣原住民的文化豐富而多樣,是台灣文化中瑰寶,然經歷許多外來文化的衝擊,加上原民文化大都沒有文字記述,通過部落裡長輩口耳相傳,時間一久,許多珍貴的文化逐漸失傳,對於族群而言,就失去存在的靈魂,對台灣文化而言,更是無法彌補的損失。

因此,藉此專欄,講述原民的神話故事,這些神話故事相當詼諧幽默,仔細來看,其中有禍福相倚的因果關係,富有深刻的教育意義。以及透過這些神話故事,我們可以了解原民對天地人與萬物的觀念,進而所衍生出的不卑不亢的生活哲學。

大洪水傳說

台灣原住民中的布農族、鄒族、泰雅族、賽德克族、達悟族、阿美族、卑南族、排灣族都有類似大洪水傳說,本文以布農族的大洪水傳說來做為代表。

布農族洪水故事

在很久以前,有一天,一隻大蛇堵住了海水的出口處,整個海水就往上升。那時的布農人跟其他動物一樣,急忙逃往高處跑。在逃的過程中,因為很匆忙,故族人不小心將patasan(文字)弄丟而被水沖掉了。
逃到玉山(Usaviah)的族人雖暫時得到了安歇處,但因為處於高海拔感到寒冷,沒有火種可以取暖以及煮東西吃,而感到很焦慮。突然間,族人在遙遠的另一方山頂發現了正燃燒著的火。於是就開始議論著要如何到那山頂取火種。

首先,有一隻癩蝦蟆自告奮勇的說:我去,我會游泳。於是,他們就派那隻癩蝦蟆前往那山頂,也很順利地取到了火種。取到火種後,很興奮地跳到水中準備游回來,卻在入水的剎那,火種熄滅了。癩蝦蟆很失望,難過的游回來。此時族人又開始議論著誰可以去。這時一隻大水鹿走過來,說:我來,我也會游,而且我頭上有長長的角,我可以將火種綁在角上游著回來。大家都覺得可行,於是就派大水鹿過去取火種。大水鹿很順利地到達那山頂並取了火種,火種也很牢固地綁在其頭上的角。就這樣很興奮地游了回來,然在接近玉山(Usaviah)時,突然有一陣大風吹來,颳起的浪將那綁在水鹿頭上角的火種澆熄,眼見即將成功的任務被這大浪破壞,大家都感到很難過。失望了許久,一隻布農語叫haipis的鳥飛過來,就說:我去、我去。在找不到更適合的人選下,只好任haipis鳥過去。

haipis鳥很快地飛到了那山頂處,便以嘴啣著火種飛回,由於火種很燙,在飛回的途中,牠時而用雙腳緊緊地抓住火種,時而用嘴巴啣著,如此互換著飛了回來,終於成功取回火種,但也燒傷了的尖嘴及雙腳。因此,我們今天看到haipis鳥的尖嘴及雙腳呈紅色,即是那時為了族人的生存而犧牲換來的。而族人為表感激,故對此種鳥極為尊敬,也立下了不得射殺haipis鳥的禁忌。

過不久,有一隻螃蟹出來與大蛇大戰,螃蟹說你先咬我一口,然後再換我咬你。於是大蛇就用力地咬了螃蟹,螃蟹因擁有堅硬的外殼而不覺怎樣。接著換大螃蟹用螯夾住大蛇的身體,結果大蛇因為疼痛不堪而捲起逃跑。水就這樣急往下流,造成大洪水,族人從此開始下玉山分離居住。」

海樹兒‧犮剌拉菲,2006,《布農族—部落起源及部落遷移史》。臺北: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南投:國史館臺灣文獻館。

海樹兒博士表示,這則故事是布農人洪水時期的「歷史」,也是布農族在神話時期傳說裡形成的關鍵。在故事的描述裡,發生的地點是在玉山(Usaviah),意即族人在未遭遇大水上升及洪水以前,便已居住在Usaviah腳下的「附近」。因此,布農族人對玉山是有種深厚的感情。

從神話裡 我們學習到的智慧

此外,布農族人對於自告奮勇的行為是尊敬的,當失去火種,這是全體的災難,癩蝦蟆、大水鹿與haipis鳥都是自告奮勇去幫大家取火種,雖然癩蝦蟆與大水鹿最後失敗了,但是族人對於他們英勇的行為傳頌不已。

布農族人的精神是認定目標就做到底的精神,看到對岸的山頭有火種,雖然大水阻隔,但布農族人不是被環境所困,而是積極地便換方法去突破困境,堅持到底,最後獲得勝利。

haipis鳥為了取回火種,忍受火燄燒灼之苦,犧牲自己將火種帶回來,讓布農族人重獲新生,這樣為了全體,犧牲自己的精神,這種崇高的精神是族人所尊敬的。

從洪水故事中,可以看出布農族人的美德:如奮勇爭先;突破環境,不被環境所困;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透過神話故事,將布農族人的精神世世代代流傳下去。

熱門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