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libyaakhbar

格達費時期,由於利比亞豐富的石油資源,被聯合國視為中等以上收入的國家,甚至在八十年代,利比亞也曾經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全民享受極高的福利待遇,就連歐美百姓也眼紅。

如今格達費的倒臺,是因為他要領導非洲建立自己的貨幣基金組織,擺脫歐美的束縛,同歐美唱反調,所以才招致殺身之禍。

2011年,以美國法國為首的北約悍然發動了利比亞戰爭。在戰爭起初,利比亞民眾大多支持格達費。如果不是以法國為首的北約戰機狂轟和格達費思維改變,反對派是無法興風作浪的。

原因是格達費領導利比亞四十餘年,使這個大約有六百萬人口的赤貧國家國家徹底擺脫了貧困,家家住別墅,開汽車,享受著多方面福利,成為非洲最富裕的國家之一。為此,人民支持格達費政權。

格達費執政時期,利比亞全民享有免費醫療和免費教育;任何成立家庭的利比亞人均可以向政府申請五萬美元的資助和一套別墅時代的住房,這些房屋將以十分低廉甚至是象徵性的價格獲得;國家對糧食、糖、茶葉等生活必需品實行價格補貼,其生活必需品價格穩定是非洲之最;利比亞絕大多數家庭都有小汽車,而汽油價格低廉、電話通訊免費;國家把石油收入直接打入個人帳戶......

生活在利比亞的人民幸福、安逸。在利比亞一些行人比較集中的廣場、街道行走,竟然沒有發現一位城市流浪者或乞討者,如今利比亞人或許已經真正過上了衣食無憂的小康生活。

當時,利比亞人均國民生產總值按購買力平價計算是1.38萬美元,在非洲是最高的。人均壽命77歲。利比亞2001年到2005年,五年通脹率僅3.1%,已被載入「」吉尼斯世界紀錄」!利比亞發展自己的經濟,改善民生,也從來沒有想過要侵略任何國家!樹欲靜而風不止,西方國家無視利比亞的發展成果,打著民主自由的幌子欲致格達費於死地。他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們在意的是利比亞豐富的石油資源。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反對派幫著北約把老卡趕下了臺。當他們興高采烈慶祝格達費政權垮臺以後發現:自己的國家已經被北約炸成廢墟,自己已經成為北約和美國利益的廉價苦力打工者。用石油換來的財富不再是利比亞國家和人民的財富,被美國和北約扶植起來的賣國傀儡政府,已經源源不斷地把她運到美國和西方,讓西方人過著滋潤幸福的小日子。

如今的利比亞人民嚮往過去的小康生活,懷念那個年代,可這一切已一去不復返了。他們和他們的孩子們,將在這片沒有電、沒有水、沒有住房、沒有醫院、沒有學校、沒有商店的城市廢墟上和難民營裏艱難生活,等著盼著聯合國的一點點救濟。這種水深火熱的日子沒有盡頭,沒有希望!

格達費去了,他的功過自有後來的利比亞人民來評論。當他們知道後悔的時候,一切已經離他們遠去。就像今日俄羅斯伊拉克人,無論再怎麼懷念蘇聯的強大和薩達姆時期的富裕,也是於事無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