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近來因為同意美國在境內佈署薩德系統激怒中國,招致中國政府禁韓令,讓韓國同時面臨內憂外患的窘境。圖╱PIXABAY

3月10日韓國憲法法庭以全票通過總統朴槿惠彈劾案,成為韓國史上第1位被彈劾的總統,依規定韓國人民必須在60日內選出新任總統,政局不穩定恐要持續到選出新任總統為止。

禍不單行,韓國因為同意讓美國在境內佈署薩德系統激怒中國,招致中國政府一系列的禁韓令,如韓流明星被取消片約、樂天產品與賣場被抵制,購物網站被駭、中國人民不可赴韓旅遊與購物等,目前面臨的危機比起金融風暴恐怕不遑多讓。

首先,對韓國政治局勢稍加留意的人都知道,韓國自獨立以後,從未有一位總統可以善始善終,包括李承皖流亡海外、朴正熙被暗殺、全斗煥與盧泰愚被監禁;金泳三、金大中與李明博親人貪污入獄、盧武鉉自殺,以及現在朴槿惠被彈劾…。

有論者以為是制度設計的問題,即賦予總統職權過大,且僅有一屆任期、不得連任,缺乏利用選舉檢視政績的機會。但如改變制度得連任一次,又極有可能受選票考量所限,第一個任期過於瞻前顧後,不敢放手施為,錯失改革時機。

因此,需要改變的不只是制度,還有整個政治文化,如總統選舉時韓國人民投票常受地域左右;又如政黨穩定性不夠,常常拆散另組,政策難以延續,選民也難透過長期觀察政黨表現作出較好選擇,政治人物的個人魅力就成為影響選民投票意向的最重要因素,並不利國家長期發展。

至於來自中國的抵制,在同意美國佈署薩德系統時,韓國就應有心理準備。當國家安全與經濟發展不能兩全時,國家安全應永遠擺在最優先順位,因為唯有當國家存在,才有機會享受經濟發展的果實。

其實,韓國並非一開始就選擇薩德系統。朴槿惠任期之初,即朝著中韓友好的方向努力,如上任一開始先訪中,而非循慣例先訪日;又如出席在北京舉辦的中國抗戰勝利70週年的閱兵儀式。這些舉動的背後就是希望藉由中國壓制北韓,以達維護國家安全的目標,但顯然中國讓朴槿惠失望了,北韓根本不理會中國,還是持續進行飛彈試射,因此薩德系統是不得不然的選擇。

況且,韓國在禁韓令前與中國的經貿關係並不是一種健康的關係,因為貿易過度依賴中國市場,未來受制於中國的可能性就越大。一旦中國經濟發展遲緩,韓國經濟也將寸步難行;且可能被眼前貿易榮景所蒙蔽,無法察覺世界經貿局勢的轉變,並作出有效的因應。

因此,韓國有識之士也認為應利用這次機會重新檢討韓國經濟發展政策,使其經濟成長為得益於全世界市場,而非單靠中國市場。以韓國歷史而言,這種選擇也更符合其歷史傳統,亦即和強鄰保持若即若離的關係,對立或過於親密都不是好選擇。

面臨總統被彈劾與中國的禁韓令等雙重危機,韓國如何因應將左右其未來的國勢興衰。雖在經貿領域、運動領域,臺灣與韓國常處於競爭地位,吾人對此不宜抱持幸災樂禍之態度。因為維持東亞均勢,需要的是一個國力上升的韓國,而不是一個國力下降的韓國。或許,基督徒占人口多數的韓國,可從上帝諭示中找到解決問題的答案,進而轉危為安吧。

熱門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