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美聯社

6月24日英國舉行脫歐公投,結果脫歐派以有效票數1640萬票(52%)贏過留歐派的1532萬票(48%),消息傳出後,引發全球股、匯市大跌,後續效應包括荷蘭、瑞典是否也會公投脫歐?蘇格蘭、北愛爾蘭會否因支持留歐,而選擇脫英?對未來全球經濟發展與歐盟走向會產生正面或負面影響?都有待觀察。但可以確定的是,這對全球化的發展已造成衝擊。

全球化的發端雖說可遠溯自地理大發現時代,但直到工業革命之後,隨著交通、通訊等技術的日精月進,全球化才飛躍發展,且在後冷戰時期,因著壁壘分明的局勢被打破,以及更多國與國之間的雙邊或多邊貿易協定的簽訂,全球化儼然成為各國政府檢視其施政成效的一項重要指標,發展趨勢似乎沛然難擋。

然而,在全球化的發展過程中,負面效應逐漸浮現,如西方強勢文化對亞、非、拉美國家本土文化保存的衝擊、自由貿易果實大都被跨國企業占有、世界經濟體系生產分工不利本土企業發展、大量生產對環境的破壞、貧富差距越加懸殊、移民的增長及恐怖主義的散布,不只造成開發中國家與未開發國家人民的反彈,也使已開發國家人民產生更多疑慮,這次英國脫歐公投的結果正是這種現象的反應;而美國川普能在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初選中脫穎而出,也代表他的諸多爭議性言論實際上反應出不少美國人對全球化的抗拒。

當然,英國及美國歷史上面對歐洲有很長時間是採孤立主義,以避免受到歐陸紛爭的影響,因此此次公投英國脫歐派的勝利是不令人意外的。不過,要說會帶動保守、封閉勢力的興起,重演過去各國高築關稅壁壘的歷史,尚言之過早。畢竟,時空背景已完全不同,各國要倒退走回頭路已不可能。

但是我們必須強調,全球化的支持者不能只著重其正面效益,而無視或忽視其負面效益,因此如何協助文化弱勢國家保存其本土文化、如何將自由貿易果實分享給經濟落後國家、如何防制恐怖主義的蔓延及如何緩解大量增長的移民等相關課題必須加以審慎思考,並且找出有效的因應方法,否則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或各國出現更多川普式政治人物的可能性會越來越提高,且進一步造成國際局勢更加動盪不安,這非全人類之福。

熱門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