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金中與T-33 型教練機,攝於1958 年

去年(民國106年)10月9日上午,我看著一面又一面的國旗,飄揚在碧潭空軍公墓的烈士墳前,我曾激動的掉淚,因為那面國旗代表的是中華民國,而那些烈士是為了確保「中華民國」的所有國民有個安全的生活環境而犧牲。因此,在國慶日的前夕將國旗插在他們的墳前,我覺得是件相當有意義的事。

也就是那天在碧潭,許多同去插旗的讀者問我:《飛行員的故事》第四集何時可以出版?這問到了我的痛處,我除了對那幾位曾接受我專訪的飛行員,及一直在期待的讀者感到抱歉,我更想到了去世多年的喬無遏將軍。

因為喬無遏將軍曾對我說,《飛行員的故事》第四集出版時,他要替我寫序文。當時我滿口答應他會儘快將書寫完,然而故事尚未寫完,他就隨著他的許多同袍們,入厝公墓內的靈骨塔。因此,沒能在他生前將這本書完稿,是我心中永遠的遺憾。

在抗戰中,喬無遏將軍曾擊落過四架日機,後來在台灣又擔任過空軍第一個軍刀機大隊(五大隊)的大隊長。他的過世也代表著一個世代的結束,他們那一個世代的軍人曾在對日戰爭中流過血,也在海峽上空為保衛台灣而流過汗,他們無愧於國家民族,更對得起幾代的全國百姓!

我記得2013年3月,我最後一次去亞特蘭大探望他時,他囑咐我一定要繼續將《飛行員的故事》繼續寫下去。他說,如果那些故事沒有記錄下來,再過多少年就無人可知,那些人曾經為國家做了些什麼事。

那些人為國家做了些什麼事?

海峽上空自從民國56年之後就沒有發生過空戰。目前50多歲以下的年輕人,生長在一個沒有戰爭的承平年代,經常會將對岸「解放台灣」與「武力統一」的威脅當做空談。殊不知這種「承平」的狀況,是由一群不分晝夜、沒有例假的軍人所提供的。

幾年前我參觀清泉崗基地的警戒室,看著幾位年輕的飛行員在模擬緊急起飛的狀況,那時突然意識到,警戒室其實就是台灣防衛的最前線!一旦戰管在雷達上看到任何不尋常的動態,最近機場警戒室裡的飛行員就要緊急出動。對於那些飛行員來說,每次出動所面對的都有可能是前來挑釁的敵機,當然也有可能是前來試探我國空防是否嚴謹的非友邦飛機。但無論哪一種,絕大多數的國人都不知道這些緊急出勤的任務,遑論曾有被庇護的感覺。

人們向來將身邊的一切事務視為理所當然,也總是在失去某種東西之後,才會感覺到它的珍貴。

我在洛馬公司任職時,有一位越南藉的同事曾說,他很羨慕我「經常能回國」。當年在西貢被越共侵佔之前的最後一刻,幼年的他隨著家人逃離,而如今他的家鄉越南已經成了共產國家。洛馬是一個國防工業公司,對於員工前往共產國家,頗有些限制和顧忌。因此,在我看來是相當平常的「歸鄉、返國之旅」,在他看來却是一件可望而不可求的事!而導致這個後果的原因,就是當初南越的軍隊未能成功抵抗越共南侵,而且越南民眾等待的美軍馳援却始終沒有發生!

這樣看來,住在台灣的百姓,或是旅居國外的僑民,對於台灣能在「解放台灣」與「武力統一」的威脅下屹立至今,我們是否該對所有的現役軍人或是退伍榮民,表現一些敬意呢?

如果把前三集也算進來的話,我已述說了50餘位飛行員的故事,他們僅是眾多飛行軍官中的極少數,還有更多故事流傳在飛行圈的口語之間,我會盡我所能的去挖掘那些事蹟,讓大家瞭解那些人在那些年為了你我做了一些什麼事。我更希望讀者閱讀他們在藍天中驚險故事的故事之際,也能體會到他們對國家及你我的付出。

 

文章出處:王立楨《我以我血獻青天》遠流出版

更多關於飛行員的故事,請見王立楨:《我以我血獻青天:13位國軍飛行員的故事》

 

【《我以我血獻青天》新書分享會】

2018/10/6(六)15:00-17:00岡山航空教育館(入館需門票)

空戰英雄梁金中親自出 席!現場購書前40名可獲得金屬材質戰機鑰匙圈!(款式隨機)

2018/10/7(日)15:00-16:30金石堂信義店(免費入場)

空戰英雄梁金中親自出席! 資深飛行員劉守仁與會!書中飛行員親自出席!現場購書前40名可獲得金屬材質戰機鑰匙 圈!(款式隨機)

2018/10/14(日)15:00-16:30台中秀泰小書店(免費入場)

書中飛行員親自出席!現場購書前40名可獲得金屬材質戰機鑰匙圈!(款式隨機)

2018/10/20(六)13:00-15:30 遠流講堂(每人399元含演講、飲料,報名請洽:http://bit.ly/2BQxiOe)

王立楨講座、梁金中〈永誌不忘:飛行員的故事〉座談,前20名報名繳費成功者,於講座現場獲贈市價520元「SKB文明鋼筆」(隨機出貨,不挑樣式)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