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是自由的,真正的獨立媒體。

在《黑暗榮耀》前早已封神 揭露南韓檢察官醜聞的律政神劇《秘密森林》

2023年4月28日 18:57 鄭哲宇

《秘密森林》是很多人心中韓劇神劇的名單之一。 圖/秘密森林劇照
《秘密森林》是很多人心中韓劇神劇的名單之一。 圖/秘密森林劇照

4月24日,南韓總統尹錫悅訪美第一站,不是會見美國官員,而是Netflix共同執行長薩蘭多斯(Ted Sarandos),後者同時宣布未來4年將向南韓內容產業投資25億美元(約新台幣766億元)。會面中提到近幾年南韓的Netflix影集像是《魷魚遊戲》、《黑暗榮耀》,都是火紅到出圈,影響力遍及全球的現象級韓劇,因此Netflix做出這項決定,除了是對南韓影劇產業的信心,也認定了南韓影劇是當前娛樂產業中,最賺錢的項目之一。
身為從2017年開始用Netflix的用戶,一路見證韓劇在Netflix中的變化和成長,看見這樣的結果完全不意外,因為早在2017年,就有一部影集榮登我心中的神作,到現在還沒有被取代,那就是《秘密森林》。《秘密森林》誕生在後朴槿惠時代,在朴槿惠因為閨蜜門入獄服刑後,原本限制影劇內容的文藝禁令消失,就像要把悶著太久的怨氣一掃而口一般,大批揭露政府、檢調、財團之間權力黑暗面的創作蜂擁而出,讓世人驚嘆南韓創作者的能量,不禁覺得「韓國人真的很敢拍……」。

《秘密森林》中有各種南韓社會現實中發生過的醜聞、不公義,以及民眾對於司法改革的期望,背景主要根基於2010年釜山檢察官收賄事件,當時有50多位檢察官被爆收受性招待,同時給予贊助者各式各樣的方便,與贊助財團有關係的案件被緩起訴,而與贊助財團有敵對關係的案件,則傾盡全力調查,自此檢察官的權力不再屬於期待正義的全國人民,而是給予金錢贊助的財團。

除了揭露檢察官與財團之間的緊密連結帶來的災難性後果,《秘密森林》另一個議題就是檢察官與警察之間的偵查權之爭。自1954年頒布賦予檢察官起訴和偵查權力的《刑事訴訟法》,檢察官就獨佔所有起訴和調查的權力,而當權力集中於檢察官,而組織內又不斷發生追逐金錢、權力而濫用調查權的醜聞時,南韓民眾對於檢調的好感降到谷底,改革聲浪從沒停過。

2022年5月3日,時任總統文在寅宣布通過「削減檢察官偵查權」相關改革法案,限縮檢察官的調查範圍,並將調查、起訴的權力分立,未來調查權主要由警政機關行使,起訴權責由檢察機關行使。此項改革當然引起南韓內部很大的風波,檢察機關以請辭強烈反彈外,反對黨也認為這是文在寅擔心自己卸任後被調查而作的政治手段。

但不論如何,調查權終於不再是檢察官獨佔了,但這樣問題就會被解決嗎?人們期待的正義會到來嗎?南韓媒體、學者其實都拿不定主意,但其中韓國建國大學(Konkuk University)法學院教授韓相熙的見解我覺得相當精闢,他認為權力失衡的問題除了有「權力集中」還有「組織內部問題」,如果修法只專注在「權力集中」而不設法改造組織結構,那麼轉移偵查權也只是將引發問題的權力,從一個機關轉移到另一個機關罷了。

從《秘密森林》兩季的劇情,可以發現南韓法界極度重視人際關係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不僅卸任長官享有「前官禮遇」,你所屬哪個派系?哪個學校畢業的?是不是長官的親戚?這些問題都遠遠大過你破過多少案子。黃始木被設定為天才檢察官、破案機器,但也是因為這強大的設定,他在劇中才能勉強位於舉步維艱的位置,不然早就不知道被埋在哪個山頭了。所以人的問題沒有解決,權力給誰都一樣,只是爆發的地點從檢察廳,換成警察廳而已。《秘密森林》成為大家心中的神劇,不外乎是劇情鋪陳新穎、結構完整、演員表現強大,而對我來說,更是因為他誕生在一個特殊的時代,反映人們內心的期待,因此成為了一項特別的記憶。

從2017年之後,南韓的律政劇不斷推陳出新,數量多到大家已經看到怕了,不過比起說這類型劇是收視保證,倒不如說像這種追求公平正義的內容,只有現實中的公義一天沒有到來,這類型的題材就一天不會拍完。就像這陣子南韓司法又爆出一個醜聞,前陣子Netflix紀錄片《以神之名》中,被指控長期性侵女信徒的鄭明析,在一審第8次開庭訊問證人的環節,告訴人那方提出的錄音檔被刪除,檢方表示是稍早告訴人律師與警方操作雲端空間時「誤刪」,導致關鍵證物消失。而法官接著要求在沒有原檔的情況下,用複製檔案做為證據繼續接下來的辯論環節,引發被告方強烈抗議。從事件發生的一周以來,南韓有很多相關報導,都指出檢方、法院在維護證據完整性,以及審理的公平性有很大的瑕疵,讓民眾對於司法體制的不信任,再多添了一筆。
 

MERS疫情即將終結? 南韓25天無新增病例

迎戰網路媒體時代 工研院與三立推跨螢互動

怒斥「平昌冬奧」為「平壤冬奧」的保守勢力是真愛國?還是跳梁小丑?

韓劇超夯 網路生活用語

南韓燭光示威奏效?朴槿惠願提前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