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是自由的,真正的獨立媒體。

這樣的國民黨還能走多遠?

2023年1月3日 11:54 何語嘈

圖/國民黨粉絲專頁
圖/國民黨粉絲專頁

2022年11月26日九合一大選,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地國民黨大勝,獲得臺北、新北、桃園、臺中等4個直轄市市長,以及新竹縣等9個縣(市)長寶座,意料之中是選前民進黨整體選情不利態勢明顯,國民黨選情因此相對樂觀,意料之外則是沒想到國民黨可以贏得這麼多個縣市首長席位。然而這次勝選不代表國民黨可在2024年總統大選及往後的地方選舉持續勝選,反而造成某些危機,如不謹慎處理,恐怕會反噬國民黨,甚至演變成「弱中央、強地方」的態勢。

實力至上,黨紀像空氣

此次苗栗縣長選舉,國民黨以議長鍾東錦曾有前科不予提名,而提名曾任水利會長的謝福弘代表參選。雖然在苗栗縣派系一向高於黨,國民黨的公職候選人往往是派系協調出來的,過去也曾有不滿黨提名脫黨參選的傅學鵬,但選舉期間國民黨包括縣長徐耀昌在內的許多公職卻跑去支持鍾東錦,還是史上頭一遭,結果謝福弘不僅未當選,甚至得票數位居第四,還輸給時代力量的候選人,是國民黨少有的慘況。
雖然鍾東錦準備向法院提告,希望回復被開除的國民黨黨籍,如果成功了,或許國民黨可以說尊重法院判決,但選舉結果早已昭告各界,只有實力才是王道,黨紀就是個擺設,沒有實力,縱使黨提名了又如何。未來可能還會產生一個結果,就是國民黨對黨的候選人如何產生完全沒有發言權,連參與協調的機會都沒有,只能被動地完成提名程序,類似於現在花蓮的情況。

打敗民進黨優先,同志情誼嘴上說說而已

再看隔壁的新竹市。經過地方極力堅持,本來想空降候選人的黨中央,最後勉強同意提名地方推薦的候選人林耕仁,然而後來情事發展變化之大卻出乎意料之外,競選活動中期之後林耕仁民調竟從第一直線掉落變成第三,反而由民眾黨的高虹安取代林耕仁位置,成為反綠陣營的盟主,以及泛藍民眾心情投射對象。
更離奇的是,林耕仁輔選人員在選戰最後直接公開宣示支持高虹安,林耕仁揭發高虹安疑似詐領助理費,反被說成是綠營側翼,直接被自家同志丟包,不僅市長選不上,連可輕而易舉選上的議員席次也為了參選市長而早已放棄,可說是最可憐的受害人。
雖然新竹市藍營人物說一切作為都是為了打敗民進黨,聯合次要敵人對付主要敵人,然而背棄同志情誼,改而支持他黨候選人,造成的裂痕恐怕不是那麼容易弭平,也讓所有國民黨參政同仁得到一個明確的教訓,打鐵要自身硬,同志情誼說說就好,輕信了就是下一個林耕仁。

沒有政策沒關係,挑動民眾對敵對陣營的仇恨值才是勝選關鍵

這次選戰國民黨沒有提出亮眼的政策,而是主打民進黨防疫不力、黑金亂象等,挑起民眾對民進黨執政不力的仇恨值,即使無法吸收到原本支持民進黨的選票,也可減弱偏綠民眾的投票意願,甚至不投票,從大選結果來看,國民黨戰略可謂成功。

然而,這是國民黨的勝利,但不是臺灣民眾的勝利,因為實施民主政治多年,我們還是只能挑一個比較不爛的蘋果,而不是挑一個比較好的蘋果。當然這不是否定民主政治,如果沒有實施民主政治,我們連選擇的機會都沒有。我們要做的是如何透過民主政治的機制,讓國內的政黨都能成為好蘋果。

「強地方、弱中央」的態勢形成,黨恐弱化成選舉機器

國民黨遷臺後,為了穩固政權,在地方上長期扶持派系,多年下來有些縣市派系往往比黨更加強勢,在國民黨失去政權,再加上黨產被沒收,更難令黨員乖乖聽話,部分縣市不只派系化,甚至還有家族化的傾向,競逐黨中央權位反而要仰賴這些地方派系或家族的支持,「強地方、弱中央」的態勢逐漸成形,長久下去,黨恐怕只剩選舉提名的作用了。

當然,從另一角度來看,這樣的改變並不是壞事,畢竟民國初年國民黨改造是以俄國共產黨為師所再造而成的列寧式政黨,高度集權黨中央,基層很難將真實民意反映上去,其後隨著臺灣民主化,國民黨逐漸有所轉變,但與歐美民主國家的政黨性質還是不同,因此在這樣的演變態勢下,讓黨轉變成為只負責選舉提名的選舉機器,不再是發號施令的黨中央,或許更能抓住民意向背,對國內政黨政治發展或許也會是一件好事。
 

蔡英文就職演說:「五大方向」改革開始

520就職 蔡:轉型正義 從調查真相開始

【政治畫】蝦米!政府吹起「殭屍熱」

美國力挺小英 爭取台灣自由

保守並不等同於守舊、落伍:國民黨不要怕在同婚議題上當保守政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