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是自由的,真正的獨立媒體。

日冤獄「足利事件」 左藤博史律師來台演講

2015年8月25日 12:46 李智棋

左藤博史律師擔任足利事件辯護人17年。圖/冤平會。
左藤博史律師擔任足利事件辯護人17年。圖/冤平會。

2013年台灣角川出版《冤罪》中文版,書的內容是菅家利和在日本曾含冤入監17年的自述,也就是所謂「足利事件」,足利事件是日本第一件因為DNA鑑定判定無罪的案件,具有指標性意義,8月22日,菅家利和的辯護律師左藤博史在民間團體冤獄平反協會的邀請下,來台演講足利事件的始末。

左藤博史說起足利事件,是1990年發生在東京北方足利市的女童殺害事件,當事人菅家利和是一位幼稚園娃娃車司機,因為職業、身份等種種視「可疑」的因素,被警方當作嫌疑人,1991年遭逮捕,左藤博史則從1993年第二審開始擔任辯護人。

據左藤博史說明,足利事件發生當時DNA鑑定才剛萌芽,日本警方透過血型鑑定鎖定與犯人同血型的菅家利和,在跟監期間中,從菅家的棄物中找到檢體,進行在日本才剛發展的DNA鑑定,就在案發的一年半後,菅家被強制送往警局,即使說什麼都不知道,警方還是拿出DNA鑑定當作證據,強逼菅家利和自白。

在自白後,菅家利和好幾次寫信給家人主張「自己是無辜的」,數量高達14封,菅家利和的哥哥察覺異狀後把信拿給辯護人,但辯護人卻毫無預警的在法院提出這些信,問說無辜是什麼意思,菅家利和答說:無辜就是沒有做的意思,辯護人進而回應:「你是打算讓審判程序重新來過嗎?」不讓菅家利和繼續說下去。

不只是辯護人在這次案件中犯下錯誤,左藤博史也指出檢察官偵訊的問題,他比較檢察官兩次偵訊錄音發現,訊問方式是開放式或封閉式會影響自白的真偽,菅家利和是因為偵訊人員錯誤的確信,才說出不實的自白

由於DNA比對技術的進步,東京高等法院終於在2008年同意再行鑑定,鑑定結果確認DNA不同,而高等法院在2009年6月同意再審開始,並釋放被告,菅家終獲自由。

 

不錯吧?分享給朋友吧

杜特蒂獲中國240億美元協議 安倍擬加碼50億日圓

你知道嗎?日本韓國並沒有放颱風假

改革不是革命,需要更多耐心與對話

營造觀光便利環境 日擬改地圖符號

李振昌加盟西武 期待陽岱鋼對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