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是自由的,真正的獨立媒體。

光是等死的人生我才不要! 【我啊,走自己的路】登大銀幕

2021年2月17日 23:25 林智旻

《我啊,走自己的路》宣傳照。圖/天馬行空數位有限公司提供
《我啊,走自己的路》宣傳照。圖/天馬行空數位有限公司提供

我的小說與「如何活下去」這問題密不可分,為了找到答案,我必須花費很長很長的時間才行。好不容易找到了像樣的答案,「衰老」卻近在眼前。於是接下來,我又開始思考變老代表什麼,我是個凡事都想尋找意義的人;如果沒有意義,就為它建立一個吧!歷經長時間自問自答後所誕生的,就是這部作品。(摘錄自若竹千佐子的致臺灣讀者序)

《我啊,走自己的路》劇照。圖/天馬行空數位有限公司
《我啊,走自己的路》劇照。圖/天馬行空數位有限公司

光是等死的人生我才不要
有了「最熱鬧」的孤獨陪伴,我什麼都不怕

 

現正熱映的電影《我啊,走自己的路》改編自日本作家若竹千佐子同名小說。她在63歳正式以作家身分出道。《我啊,走自己的路》出版後引起眾多讀者的共鳴:「這簡直就是我的故事」,並同時獲得芥川賞、文藝賞的肯定。

 

而獲得雙料大賞的《我啊,走自己的路》改編而成的電影,找來了高人氣的導演沖田修一執導,以及以《阿信》紅遍全亞洲的日本國寶級女星田中裕子,飾演主人翁桃子奶奶,同時集結蒼井優、東出昌大等卡司,生動演出桃子奶奶孤單又溫柔堅韌的內心獨白。

 

以下片段節錄自《我啊,走自己的路》

《我啊,走自己的路》劇照。圖/天馬行空數位有限公司
《我啊,走自己的路》劇照。圖/天馬行空數位有限公司

母親這個身分,跟了我們一輩子。我們只能永遠當個母親。直美,我認為每個母親都應該不斷告訴自己:沒有哪個孩子比自己更重要。沒有哪個孩子比自己更重要。自己想做的事情就自己去做。道理很簡單。不能把希望寄託在孩子身上;不能以期待之名,行束縛之實。

 

話說回來,父母和子女這兩種身分有期限嗎?說到親子,大家會想像父母牽著年幼子女的模樣,但子女的成年期其實遠比兒童期長。以前的父母差不多只能活到老么成年的時候,不過現代的父母除了能見證自己變老,也能目睹子女老去。既然時間那麼長,何必老是被親子關係束縛?彼此共度一段時光,最後各自分道揚鑣。這樣就夠了。

《我啊,走自己的路》劇照。圖/天馬行空數位有限公司
《我啊,走自己的路》劇照。圖/天馬行空數位有限公司

「日子真無聊。沒辦法,誰叫阮年歲大了?」桃子安慰自己,然後邊走邊想:人生最輝煌的時候,是什麼時候?

小時候、認識周造的時候、帶著兩個小孩拚命活下去的時候。桃子隨之笑逐顏開。每一幕都好溫暖、好令人懷念,對桃子而言,每段回憶都是寶貝。但是不對,她微微搖頭,不是那時候。

沒錯,那些時候的確很幸福美滿,然而桃子心想:周造剛過世的那幾年,撼動了她一直以來建立的價值觀,讓她整個人脫胎換骨,那應該才是她最輝煌的時光吧?在桃子平凡無奇的人生中,那段最艱辛、最悲傷的時光,所揮灑出的色彩也是最濃烈的。

 

丈夫的死,讓她這輩子第一次衷心希望有個看不見的世界,並產生了「好想進入那個世界」的欲望。她從來不知道,原來世上有這種撕心裂肺的悲傷。而且她竟然還敢談論悲傷,還覺得自己很懂。

 

桃子覺得,丈夫一死,她與這世界的連結也斷了;自己再也沒有生產力、在社會上可有可無,既然如此,乾脆甩開所有的人生規範,一切都桃子說了算。阮的世界,阮做主。從那時開始,她想對這個社會、對社會的行為準則大聲說「不」,收拾浮沉俗世,邁步前進。

 

《我啊,走自己的路》劇照。圖/天馬行空數位有限公司
《我啊,走自己的路》劇照。圖/天馬行空數位有限公司

睽違15年再次以女主回歸大銀幕的田中裕子:「我的生命也在漸漸凋零,這把年紀還能遇上這麼棒的作品,認識沖田導演,實在很高興呢!」

 

飾演年輕桃子奶奶的蒼井優表示,「這部片是講桃子奶奶這位女性的故事,但我認為也是屬於所有觀眾自己的故事。在拍攝的時候,我心中也不時一邊想著年老的桃子奶奶,一邊反省自己有很多行為跟她女兒直美很像…」

 

《我啊,走自己的路》同名翻拍電影已於今年02月05日在台上映。

《我啊,走自己的路》原著小說已於2019年於台灣出版上市。

《我啊,走自己的路》原著。圖/圓神出版授權
《我啊,走自己的路》原著。圖/圓神出版授權

不錯吧?分享給朋友吧

「死亡體驗」課程 員工反思生命意義

竟帶心臟病童上夜店! 玩咖富二代與病童故事狂賣5億8千萬

一起登入療癒怪物世界,韓國超人氣《黏黏怪物研究所:登入計劃特展》開幕

平安夜弒妹縱火,湊佳苗新書《落日》探討虐童、繭居族議題

【金鐘55】首次入圍遇「死亡之組」 蔡昌憲轉戰戲劇成績有目共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