矯情 圖/翻攝自網路

前國安會秘書長金溥聰昨天表示,台北市長柯文哲之所以選舉大勝,是因為國民黨的「虛矯文化」,這一席話引發政壇的熱烈討論,類似之前熱門的大陸古裝連續劇的一句話「賤人就是矯情」。


日前網路上瘋傳的一篇文章,提到高中生推甄的申請資料膨風、矯情等等,文章內,作者也提到,現在高中生所準備的資料看起來都差不多,但內容都是自己不喜歡的活動,顯示小孩只是應老師與家長要求。

在中國歷史中,最出名的虛矯應該算是趙高指鹿為馬,趙高在秦二世面前獻了一隻鹿,故意說是一匹馬,群臣中有膽小怕事的就保持沉默,平常跟趙高要好的就說是馬,也有不畏權勢的大臣說是鹿。然而這些實話實說的大臣最後不是被罷官,不然就是被殺。

部隊有句話說「不打勤,不打懶,專打不長眼。」長眼就是懂得審情度勢,明明有規定,但規定卻會因人、因時、因地而彈性調整。前一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阿帕契案,會發生這麼多「低級錯誤」?這跟部隊裡的「長眼」文化可能不無關係。

所謂的「識時務為俊傑」的人,我們討厭他們「是非不分」、昧著良心,迎合別人;對於有話直說,公事公辦的人,我們一面肯定他們「敢作敢為」,但覺得他們「白目」。我們設立了許多規定,但我們又為規定製造例外。

社會學家Erving Goffman用「演戲」來闡述,當某人要滿足他人對這個角色的期待時,會去迎合大家期待的那一面,把不悅的那一面隱藏起來,尤其是處於社會階層相對低者,這樣的現象就越明顯。

從前面的例子來看,畏懼趙高的群臣會迎合趙高;想推甄的學生會順從師長的意見來製作推甄用的資料;當高階長官明顯違反規定,低階的士兵會視而不見等等。可以說中國社會當中,虛矯現象比比皆是,而矯情並非是「賤人」的專利。

不矯情需要大智慧,不只是道德勇氣,更要適時、適當地把「實話」傳遞出去。希望未來臺灣社會,可以形成一股風氣,讓說真話的人不用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