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聲高歌的孩童。示意圖,非當事人物。圖/網路資源。

音樂對於許多人而言,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它可以是生活中的調味劑,也可以是緊繃日常的抒壓器,時而成為讓人鼓起勇氣的加油聲……,正確地使用音樂,給人們帶來許多的幫助。更有一群人,他們透過學習與實作,讓辛苦的生命得到力量與尊嚴。這是音樂治療師賴欣怡與臨床病童之間的一段故事:

音樂是病童的「普拿疼」

終於五分鐘後,尼克用著右手的「兩根手指頭」輕輕的「點」在鼓上,1234,2234,緩緩配合我的音樂。

「喜不喜歡唱歌,尼克?接下來我們可是要好好運動一下聲帶。」我把麥克風插進音響裡,這個動作卻引起他好奇的眼神還有調皮的微笑。

「沒看過是不是?」

他居然張大眼看著我,輕輕的點頭,進門二十分鐘這是尼克第一次正視我。

「哇!尼克這是什麼?麥克風耶!要不要試試?媽咪好久沒聽到你的聲音了。」海倫握著尼克的手,興奮的看著我的卡拉伴唱音響,我拿起麥克風鄭重又帶點調皮的介紹尼克:「親愛的觀眾,我們現在歡迎尼克來發『啊~~~』聲。」並把麥克風遞給尼克,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接下,「來說、啊~~~」海倫鼓勵尼克。

尼克猶豫幾秒然後對麥克風輕喊:「啊~~!」

聽到自己的聲音從音箱裡出來,他驚奇的開懷大笑出來「呵~呵~呵」,尼克整個上半身興奮的顫抖幾下;他又「啊~」的喊幾聲,音調跟音頻都增強許多,然後又大笑!

海倫用嘴型告訴我:「他好久沒有笑了,謝謝妳!」

我接著說:「哇!尼克,看來你有唱歌的天賦哦!啊聲唱的真棒!現在我們唱嗚聲好不好?」

我還沒講完,尼克已經「嗚~嗚~嗚~」的喊叫起來,「真厲害!我們現在放幾首你喜歡的歌,你可以跟著唱好不好?」尼克對這提議似乎很贊同,我在他腫脹的臉看到陽光般的笑容。

「第一首是『BOB THE BUILDER』,媽媽說你最喜歡這首,準備好了嗎?」尼克在聽到前奏時就不停的點頭,他用輕柔的聲音唱著:「Bob the Builder, can we fix it……」邊唱邊笑,海倫也歡欣的起來跳舞助陣。

過幾分鐘後,尼克彷彿轉換成歌唱巨匠,他的聲量越來越有自信,也越來越大聲,他的上半身也開始隨著音樂左右搖擺,似乎完全遺忘身體病痛。這也是安寧治療的重心之一,音樂對病童及家長來講是短期的情緒抒發,尤其重要的是對病童來說是短暫的普拿疼,因為治療活動可以轉移他們的注意力,讓他們專心在唱歌遊戲上,把體膚的病痛能暫時擺一旁。安寧音樂治療最大的目標是給這些病童歡樂時光,給予良好的生活品質(quality of life),希望他們愉快的走完這一程。尼克接著唱了三首歌,雖然他沒有完整的詮釋每個詞句,但在他斷斷續續的歌聲中表露了歡樂的蹤影。

最後一項活動是吹泡泡聽輕音樂,在對孩童的治療裡我常使用這個活動,因為幾乎每個孩童都喜愛泡泡,而泡泡總是給人輕鬆愉悅的感覺,也常會搏取我們的會心一笑;不僅如此,我常利用泡泡來增進小朋友們的眼手互動功能,像是眼睛隨著泡泡走,然後用手戳破。而在安寧治療裡,這項活動的最大功能是放鬆病童的情緒。

尼克聽到是最後的活動,馬上低頭露出沮喪的表情。

「不高興哦!不想要結束這些好玩的遊戲是不是?」海倫看著尼克不停的撫摸他的手,「Cindy下禮拜還會再來,提起精神來,我們看泡泡。」

泡泡一出現,尼克臉上的歡喜笑容也一併展露出來;聽著輕柔的音樂,我們的第一堂課結束。由於是安寧治療課程,所以治療師看待每堂課要像是最後一堂,治療活動也不可過深入困難,因為小天使們有可能隨時都會回歸天國。

編者小結:愛能賦予生命的美好
給予陪伴的工作,往往須經歷多年磨練才學會運用方法,也得要時常保持開放的心,使自己能在面對不同的生命個體時,做出適當的調整與對待。治療師面對處於辛苦中的人們,給予陪伴及引導,使他們能感受到愛,從而獲得力量並展露笑容。或許,不是每個人都懂得治療師的技巧或方法,但擁有願意去愛的內心,並透過對話瞭解對方所需(如:有個人陪、聊心裡話、唱歌、吃大餐、運動、散心等)後付出合宜的關懷時,一定也能給身旁的他帶來生命中的美好,不是嗎?

作者簡介
賴欣怡
澳洲合格認證音樂治療師,及神經學音樂治療師。擅長族群為小兒及青少年還有高風險族。現居於台中,致力在推廣音樂治療。相信音樂的力量能感化每個人心。與幾位音樂治療師組織「Listen Play & Create 樂無休止創意團隊」,希望能給予更多族群音樂與藝術性質的服務。現任團隊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