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Unsplash

北京大學近期一項研究指出,這個國家 1/3 的財富控制在 1% 的人手裡,而 1/4 不那麼富裕的人,只佔全中國大概1% 的資產。依照世界銀行的數據,中國有兩億人口生活在貧窮門檻之下,每天靠著不到1.25 美元生活。

《低端人口》作者,派屈克・聖保羅(Patrick Saint-Paul)在書中指出:中國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其高速蛻變,堪稱史無前例。民工是這起躍進的螺絲釘,是付出勞力且最該被感謝的一群人,但在社會或行政系統裡都被邊緣化了。

這批來自鄉下的移工數,使得城市多了五億人口,於經濟上則創造出加倍的效益。他們的薪資等級,讓他們可以進入大眾消費體系,強烈刺激成長,直接為城市注入金源。他們大批湧入城區,帶來豐富的勞動力,造成就業市場無情的競爭,迫使薪資下降,讓大都會區有少少的成本即可成形發展。

中國快速膨漲的經濟發展背後,一群人攪動了一股泡沫,絢爛的吸引世界各國投資者的眼球。因為農村薪資的低落,使得勞動人口不得不外移城市尋找更好的發展、養家糊口。他們整日超時工作,扣除房租、孩子教育生活費,僅能勉強渡過生活,更別說在城市買套房子居住。

年輕夫妻們為了讓孩子過好生活,離鄉背井到城市工作,卻因為負擔不起城市高額房租及生活費,只能將孩子寄養在老家,讓老父親、老母親看著。即使勉強負擔得起房租,也因為沒有戶籍、不符合各樣條件,而無法讓孩子在城市就學。在家鄉,年紀老邁的祖父母管不動活潑調皮的孫子們,只能讓他們隨處玩,在骨肉分離兩地的遙遠偏鄉,處處隱藏著無法預測的危機。

「留守兒童」可說是中國近三十年來驚人成長下的犧牲品,占了農村兒童 37.7%,佔了全中國兒童的 22%。他們大多數是由祖父母或是親戚扶養,有些則完全一個人生活,靠爸媽寄給他的錢養活自己。一位朋友分享,她跟妹妹小時候到三、四歲,是住在桶子裡的,因為平常大家忙著工作,家裡沒有人可以照顧他,只能將他們放在桶子裡自己玩,吃喝拉撒睡都在裡頭,常常是枕著自己的糞便睡著。

這些孩子一出生就和父母分離,沒有人注意過他們的生理、心理健康或情緒。「這些孩子都沒人管,也沒有正常作息。他們就在路上跑跳玩耍,若是筋疲力盡就直接倒在路上,有些孩子就這樣被車子輾過,有些掉到池塘或井裡淹死。」一位村子的老師說。

數據顯示,15% 的留守兒童都罹患精神疾病,約 50% 有心理障礙,主要症狀是抑鬱與焦慮,但也有因為自卑感、自信感不足造成的行為偏差。根據中國司法部統計,70% 的青年罪犯都是「棄兒」。中國農村地區至少就有2千萬名兒童輟學(亦即 10 個裡面就有一個不讀書),而有 70% 的留守兒童在課堂上無法跟上進度。

孩子們是國家未來發展的根基及希望,然而卻有這麼多「留守兒童」還掙扎的尋找自己活下去的重心。部分年輕夫妻或情侶,無法分擔有孩子而發生的費用,因而以「不生/婚主義」掛帥。

過去一胎化政策讓人口比例嚴重失衡,扶養比持續上升,在未來可預見的人力缺口問題,以及因應高齡化社會的福利政策及無障礙空間、醫療空間等,將挑戰政府的因應措施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