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法新社

最近在中國大陸發生的2個事件,引起許多人關注,一個是民進黨黨員李明哲被判刑5年,另一個是北京市清理所謂的「低端人口」,二個看起來似乎毫不相干的事件,擺在一起看其實可以發現中共當局統治人民的脈絡,其理想的人民典型,首先要學會閉上嘴巴,沒有經過允許,不要任意開口說話,尤其是針對政治事務;

其次,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待在天子腳下,如果沒有北京的戶口,又不是屬於高端人口,就要老實地待在鄉下,不要進城造成統治者的困擾。

自從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經濟大幅度增長,中國整體國力也不斷提升,甚至在近幾年因著美國國力衰退,中國除了被視為是可以和美國抗衡的強國,且其推動的一帶一路更被當成帶動全球經濟重新起飛的動力。姑且不管上揭評論是否過譽,但中國對世界的影響力是有目共睹。然而,當中共當局對其治理成就感到自豪、自滿時,當世界上許多人為其發展模式大力頌揚時,又有多少人關切被犧牲的底層中國人民,並且為他們發聲呢?

遙想當年蔣介石還統治中國大陸時,中共諸多領導人蹲在延安窯洞裡不時呼籲國民黨政府應該力行民主政治、政黨政治,並且要求國民黨政府釋放因言論觸怒當局被捕下獄的民主人士。可是當中共打敗國民黨政府,統治中國大陸時,不只當初在窯洞裡提倡的政治主張全都被拋棄了,甚至當黨外人士提出相同主張還會被關押,連劉曉波等一干知識份子要求施行憲法都會獲罪,連李明哲這種在臺灣沒有多少人關注其言論的社大講師都被視為顛覆國家政權而判刑。歷史真是何其諷刺!

再回想當年國共戰爭時,中共號召全中國工農支持,一起對抗國民黨政府,因此徐蚌會戰(中共稱淮海戰役)時,有數百萬工人與農民為共軍運送糧食、作戰物資,還幫忙挖壕溝困住國民黨的機械化部隊,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時,中共當局還稱其政權是建立在工人、農民的基礎上。可是中共當局對農民的折騰又是何其大呢,包括土地收歸國有、成立人民公社等,農民失去的何止世代相傳的土地,連翻身的機會也沒有了,因為戶口不能隨意遷移。

甚至改革開放後,沿海的工廠需要大量勞力,農人紛紛前往沿海都市找尋工作機會,身分被定為農民工,因著農民工的大量人力補充,讓中國成為世界工廠,也讓沿海都市人民的生活品質大大提升,因為農民工以著低廉的勞動代價提供送貨、打掃等服務。然而,我們從這次北京市藉由違建造成火災發生,進行全面拆除違建的清理低端人口行動,發現中共當局一貫的作法,農民的貢獻是可以視而不見、完全抹煞的,只要他們的存在是礙眼、不合時宜的。

綜上,要成為優秀的中國人民,首先必須要是一個順民,不能有自己獨立的思想,不被允許說話時嘴巴要緊閉,更不可以主張要施行憲法。成為一個合格的順民後,要賺大錢、發大財都可以,而且最好能賺大錢,成為一個高端人口,否則只能乖乖地從哪邊來就回哪邊去。行筆至此,赫然發現,要好好當個中國人民還真不容易。還有,按著北京市政府的標準,我承認,我是一個低端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