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就要走馬上任的韓國新任總統文在寅,真正的考驗才要開始。圖/AP(美聯社)

5月9日韓國人民以在民主國家也罕見的高投票率(77.2%)選出新任總統文在寅,顯示韓國進入一個新的政治時代,那就是韓國民眾對於政治事務的關心重新高漲,此外年輕世代的聲音也急切渴望被聽見,這也意味著新任總統的施政將背負更多的選民期待。

前總統朴槿惠在位時,諸多施政舉措失當,如修改歷史教科書,重新定位其父親朴正熙;世越號等相關災難發生時,因應作為荒腔走板;建立藝文界黑名單,意圖壓制反對聲音;經濟發展不佳,貧富差距更為擴大,最終更因縱容閨蜜崔順實索賄等不法作為,遭彈劾下臺,並面臨司法審判。因著對長期執政的保守派政府的不滿,促使韓國民眾對政治事務重新恢復關注,一如強人獨裁時代不斷要求施行民主的1980年代,因此被視為前總統盧武鉉繼承人的文在寅在這次大選才能以近4成的得票率脫穎而出,當選新任總統。

然而,選後就要馬上就任的文在寅面對的局勢可說異常艱難,稍有不慎恐怕就要粉身碎骨,其要面對的難題在對外關係方面包括如何在中美角力間取得平衡、如何在薩德事件後與中國重修舊好、如何因應北韓金正恩的挑釁;在內政方面包括如何縮短貧富差距、如何重振低迷的經濟、如何妥適處置朴槿惠,避免造成內部紛爭、如何帶給年輕世代希望,擺脫地獄朝鮮惡名。

首先,川普與習近平會面後,雖然2人似乎建立不錯的關係,但美國畢竟不是中國一言堂式的政權,決策絕不是川普一個人說得算。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傳統利益如果受到中國威脅,川普還是可能會和習近平翻臉,尤其薩德飛彈的部署將是引發未來中美發生衝突的導火線之一,薩德飛彈部署所在地的韓國也只得被迫承受來自雙方的壓力。

至於來自北韓的挑釁,雖說文在寅出身北韓的難民家庭,或許可藉由這層關係和金正恩建立某種互動模式。但要有開創性的局面恐怕不容易,前如金大中的陽光政策雖讓雙方關係露出一線曙光,但人去政息,北韓與韓國之間互動終究敵意高於善意,畢竟韓國內部對北韓不信任度是遠高於信任度。此外,為了生存,北韓都敢對中國公開嗆聲,如文在寅沒有拿出讓金正恩滿意的條件,恐怕也不容易讓金正恩坐下來進行談判。

在內政方面,韓國的財閥雖扮演韓國經濟振興的火車頭,但經濟成長的利潤也被財閥囊括,並未分潤給韓國全體民眾,在經濟成長時已造成民眾怨聲連連,在經濟低迷不振時,民眾的怒火就更加熊熊燃燒。因此,文在寅必須大刀闊斧改變韓國經濟制度,降低財閥對韓國經濟的影響力,不過財閥占韓國GDP的比例太高,如使出霹靂手段,恐怕還未收到成果就會引發經濟動盪,可是韓國民眾又能夠給文在寅多少時間去施展溫和的改革呢?

前總統朴槿惠現正接受司法審判,判決確定後,文在寅政府會讓她成為第一位入獄的總統,還是仿照過去監禁全斗煥與盧泰愚的方式處理呢?如採前者,恐怕引發朴槿惠支持者的不滿,造成內部紛爭,進而阻礙文在寅的施政;但如採後者,又可能讓上街頭抗議朴槿惠的韓國民眾失望,而使文失去支持基礎,難以施展改革,這還有賴文在寅以智慧去化解左右為難的困境。

最後,升學壓力、就業壓力等造成年輕世代的地獄朝鮮,讓韓國年輕人成為「拋世代」,對婚姻、生養子女等失去希望,長久下去將嚴重動搖韓國國本,文在寅必須有效扭轉這種向下沉淪的趨勢,重建年輕人的信心,否則韓國過往的成功、榮耀都將隨風而逝。

總結下來,文在寅應該會在內心告訴自己「當總統比選總統要難上百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