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PIXABAY

經歷一場號稱美國史上最骯髒的選舉,美國人民選出一位令全世界都震驚的總統當選人川普。

從參加黨內初選以來,川普的形象、言行舉止都飽受批評,沒有多少人設想他會當選總統。但選舉結果已揭曉,就必須及早擬訂因應對策,學會和即將由川普當家的美國政府打交道,讓臺灣在未來4年中能平順度過,達到利益最大化、損害最小化的目標。

在競選過程中,川普曾提到臺灣搶去許多美國人的工作,而其與臺灣相關的政策,包括不支持TPP、提高關稅保護美國產業、製造回流美國、反對亞太再平衡等。因此,如何面對川普的主張,可概括從國家安全、經濟貿易這兩大面向著手。當然還有最重要的核心不可忘記,那就是「川普是一個生意人」。

生意人求的是將本求利,所以不會把經營事業當成做慈善事業,管理國家時也必定抱持相同的作法,因此臺灣面對川普首先要擺正心態,不要再存有事事依賴美國這種不切實際的幻想。

在國家安全上,無法寄望美國會協防臺灣,加上川普可能減少在日本與韓國的駐軍數量,假如美國軍火商對川普有影響力,臺灣就必須有提高軍購預算的心理準備,這與蔡英文總統發展國防工業的政策勢必產生矛盾,如何兩者兼顧,將考驗民進黨政府的智慧。

然而,假如中共在美國的遊說團對川普政府有較大的影響力,臺灣面對有錢也買不到軍備的困境時,蔡總統真的要好好想想如何營造以下局勢:美國身影並沒有遠去,其在東亞的盟友可以填補空缺,讓中共不會產生有武力犯臺的可能性的想法;此外,要有持續作為,使中共相信和平是有利於兩岸發展,臺灣既不會、也無意引發兩岸爭端。不過,維持兩岸現狀一直是美國在處理兩岸議題時的指導原則,川普政府應不至於有重大改變,所以臺灣倒也不用太多擔心。

但在經貿部分,臺灣真的要傷腦筋。川普得以當選,無疑地,中下階層白人男性的支持是一大關鍵。看著製造業不斷外移、工作機會一個個流失,這些白人男性的心理鬱悶可想而知。無論是兌現競選承諾也好,還是只是川普實踐自身想法也罷,臺灣對美國經貿一定會受到影響。可能必須面對川普政府祭出提高關稅,甚至是課反傾銷稅的手段,民進黨政府一定要想好如何與美國政府協商,找出雙方都可接受的條件,讓臺灣產品仍得以銷往美國。

此外,如果川普真的不支持TPP,為了避免臺灣被邊緣化,政府一定要努力開發新市場,為臺灣產品找到更多出路;同時也應思考如何調整臺灣長久以來以出口貿易為導向的經濟政策,讓在地經濟發揮比以往更大的角色,降低出口表現不佳,臺灣經濟發展就遲滯的老毛病。

最後,我們必須強調臺灣一定要自立自強,凡事靠自己,才能為自己找出一條可長可久的生存之道。同時,也要不斷提高、創造臺灣的價值,讓川普政府覺得與臺灣友好往來是非常值得的投資。

熱門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