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改會將著王俊雄設計的T恤為徐自強集氣

於1995年捲入建商黃春樹被擄撕票案的徐自強,與司法纏訟二十年,明日更九審於高等法院持續開庭。上週三開庭後,為徐自強奔走20多年的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發表聲明表示,律師團已聲請調查有利徐自強的種種證據,明天合議庭是否窮盡一切調查之能事,將是徐案能否獲得平反的關鍵。

1995年台北市發生一起擄人勒贖案,兩位罪嫌先後被捕後,指控徐自強犯案,儘管徐自強出示不在場證明,法院仍採信兩位共同被告自白,於2000年判決徐自強與黃春棋、陳憶隆三人死刑定讞,之後長達十六年徐自強都在獄中度過,直到2012年依刑事妥速審判法被釋放。

司改會陳雨凡律師曾說,如果要瞭解司法改革的過程,就看這二十年徐自強如何與司法博鬥。

2000年司改會經徐母求援,開始展開徐自強的冤獄救援,1995至2000年間,徐案五次經最高法院發回高等法院審理,最後判處死刑,徐自強回憶那幾年在法庭上接受審判的情景,「每個法官接到我的案子感覺好像很倒楣,只是把程序跑一跑,判決書抄一抄,再丟給最高法院。」

徐自強死刑確定,在司改會以及徐自強家屬的強力奔走下,最高檢察署檢察總長盧仁發於2002年第一次提出非常上訴,隨後又四度提起非常上訴,但均遭最高法院駁回,當時媒體稱徐案「形同蘇建和案翻版」。直到2004年 徐自強辯護律師聲請釋憲,徐自強才出現一線生機。

大法官作成釋字582號解釋,宣告最高法院兩件關於共犯自白作為其它被告犯罪證據的判例,因侵害被告詰問權而違憲,使徐自強獲得再審機會,在此之前徐自強一直活在隨時可能被執行槍決的恐懼當中。

因為檢察官未盡調查之責、司法結構…等等因素,讓原本可望在釋憲後案情獲得平反的徐自強,繼續陷入司法煉獄中無限輪迴,律師團上週在法庭上已請求合議庭調查諸多證據,如今審判程序已進入最後一程,司改會呼籲,徐自強需要更多民眾的聲援,當有更多人關注本案件的時候,法官會更謹慎,並且有勇氣做出無罪的判決。

想要聲援徐自強的朋友可至「我是徐自強+1」法庭觀察行動網址:http://hsu2015.jrf.org.tw/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