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及照顧政策聯盟召集人劉毓秀(中)、發言人林綠江(右一)、台北大學社工系助理教授王品(左二)、老人福利聯盟主任李碧姿(右二)、婦女新知覃玉蓉〔左一)等人昨天舉行「長服法畫餅充飢,長照變『無』照」記者會。

長照服務法草案在立法院躺了四年,就卡在一條條文。學者昨天大聲疾呼,台灣人口老化快,再不推動長照,破碎家庭愈來愈多,日前母親節前夕一名年輕媽媽帶兒子臥軌自殺身亡,「長照法如果沒過,這樣的事情只會更多!」

 

台灣公共衛生學會教授吳肖琪昨天出席國民黨立院黨團記者會時呼籲,長照比醫療更需要公權力介入,依照台灣人口老化速度、生育率又低的情況,再不推動長照,破碎家庭會愈來愈多。 

*弒親、遺棄案頻傳,是意味社會安全網崩解的前兆,長照推動的重要

弒親、遺棄這等重大社會案件,過往是好幾年都難得見著一件登上媒體,然而光是今年四月、五月就已經發生好幾起,先是有個老父親動手殺了腦性麻痺的兒子,後有躁鬱症的女兒失手殺了母親,月中還有欠債的兒子密謀殺害雙親詐騙保險費,月底還發生了荒唐般送至親到殯儀館等死之案件,盡都是人倫悲劇。  這些案件,表面上看來,犯罪者窮凶惡極,竟然連骨肉至親都敢殺、都遺棄,特別是密謀殺害雙親以詐騙保險費的案件,更是令人髮指。然而,詐騙保險金一案的深層原因,和殺腦麻子與女殺家暴母與送母親到殯儀館等死三案一樣,都是傳統社會安全網崩壞,落入人生失敗組的家庭,面對生活壓力無以為繼之後所犯下的不幸悲歌。

俗話說,「久病床前無孝子」,是指因為久病的家人,拖垮家庭經濟同時拖累其他家人的身心狀態,家人只好忍痛逃離久病的老父老母之緣故。如果家財萬貫如郭台銘、張忠謀等鉅富,只要是有錢能解決的問題都是小事。遺憾的是,患有罕病患者或重症需要照顧的大部分家庭,經濟狀況並非都能像富商家一般優渥,多數人都和你我一樣,只是勉強得以糊口、三餐得以溫飽的市井小民。一但家中遭逢劇變,出現無法再工作且必須長期由家人照護的家屬時,經濟與精神壓力接踵而至,不是每個單一個人都能靠自己的力量扛下來而不被重擔壓垮。

根據國衛院統計,家中有需要長期照護之親屬的家庭戶數高達60餘萬,占全台530萬餘戶的11%,也就是說,平均每9戶人家當中就有一戶家中有一位需要長期照護的家屬。2017年開始,台灣人口紅利結束,進入超老人社會(14%人口是65歲以上老人),台灣的撫養比也將從現行的5.5下降到1.51.515~64歲人口,扶養一個15歲以下與65歲以上人口之比例)。昔日傳統大家庭社會,好幾個家庭共同生活居住,雖然日常生活中偶有摩擦,但是家中有人出狀況時仍可彼此照顧;而今台灣的家庭日趨小家庭化,家戶平均人數不斷創新低,家中一旦有人發生需要長照的狀況,倘若又請不起看護,勢必得由家中的親屬出任照護員,而此親屬勢必又得犧牲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同時犧牲一份穩定的收入。

長期照護制度在台灣推動了十幾年依舊只聞樓梯響,政府便宜行事的引進東南亞的低價外勞,應付掉了中產階級仍算強健時期的長期照護需求。然而,這樣的情況,恐隨著即將到來的晚婚、不婚的單身潮,以及少子化與高齡化海嘯,還有青年貧窮化(30歲以下月薪不到三萬元人數高達130萬)的接踵而來,變得更加惡化。

光是高齡化問題就已經快壓垮台灣,再將重症照護加進來,問題將更加嚴峻。如果台灣社會繼續將需要長期照護的老年與重症人口,視為個別家庭責任,丟還給個別家庭自行承擔,無意積極建構一個可以取代傳統社會安全網的新形態社會安全網;面對快速孳生成長的人倫悲劇,卻只從個人層次的角度,將犯錯行兇者妖魔化,只想消滅、隔離、重懲犯罪者,不去面對造成這些家庭最後被迫下重手,殺掉摯愛血親的社會結構成因,只怕等著我們的未來,是無法停止的人倫悲劇繼續上演、永無止盡。

政府及社福機構的存在,除了創造經濟發展平台讓強者可以變得更強之外,同樣重要的責任是建構堅韌的社會安全網,網住人生道路上跌跤的失敗組,給予必要時的協助,創造令其再翻身的機會,切莫讓台灣走上跌倒、失敗、滑倒就滑入社會底層無法再翻身的光景。小家庭化、少子化、高齡化、青年低薪化的台灣,需要有更綿密而強勁的社會安全網,往往因為工作受挫、健康受損或人生失敗而跌倒摔跤,需要接受長期照顧者的人生,不令跌落谷底無法翻身,否則未來還會繼續發生失業中年父母帶著孩子自殺,先生殺掉重病老婆、父母殺掉罕病孩子、孩子殺害老父母以求從無止境的照護中解脫的種種人倫悲劇。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