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翁山蘇姬形像轉變看見媒體的侷限

從翁山蘇姬形像轉變看見媒體的侷限

在緬甸軍政府時代一直被歐美主流媒體視為政治民主推動象徵的翁山蘇姬,最近卻因為羅興亞人種族清洗問題被歐美主流媒體大肆抨擊,同樣一個人前後評價卻落差如此巨大,到底是翁山蘇姬被權力腐化,還是歐美主流媒體觀察視角轉變呢,這是一個非常值得探討的議題。 如果對緬甸歷史稍為瞭解,應知道翁山蘇姬的父親,也就是被稱為緬甸國父的翁山將軍為了緬甸的獨立曾經在二次大戰時與日本合作攻擊英國在緬甸的軍隊,後來認為與日本合作無法達成緬甸的獨立,又與英國達成協議,與同盟國軍隊合作與日本軍隊作戰,最終達成緬甸獨立的目標。可見只要能達成緬甸獨立的目標,翁山將軍其實並不排除與任何一方合作的可能性。 由此脈絡觀察,翁山蘇姬繼承其父的遺志,首要考量是如何增進緬甸人民的利益,先是在軍政府統治時代堅持推動民主政治,即使因此被軟禁,甚至在英籍先生重病時也不願離開緬甸前往探視,因為擔心無法再回到緬甸。最終讓軍政府逐步放鬆對選舉的限制,並在2015年的大選中由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取得大勝,續而在2016年先後就任緬甸外交部長、總統府事務部長及國務資政(相當於總理)。 因此,有關翁山蘇姬對於羅興亞人遭遇種族清洗的處理方式也必須放在這個脈絡下,才能得到較為貼近其想法的觀察。也就是如何處理羅興亞人問題,翁山蘇姬首先考量的是緬甸人的利益,至於其他國家的看法並未排在她思考的優先順位。所以緬甸人如何看待羅興亞人,就直接影響翁山蘇姬用何種方式來面對羅興亞人,也就理所當然地出現翁山蘇姬否認西方世界對其縱容緬甸政府軍隊屠殺羅興亞人的指控。因為在緬甸人的看法,政府軍隊是在反擊羅興亞人游擊軍的攻擊,而翁山蘇姬要保護緬甸人的安全。因此翁山蘇姬並未改變,無論她推動民主政治,或處理羅興亞人問題,她都堅持捍衛緬甸人利益。 而歐美主流媒體對翁山蘇姬、對緬甸的觀察視角,其實也沒有轉變。不管是在軍政府時代,或是現在翁山蘇姬領導的政府,歐美主流媒體都是以民主、人權等源起西方的價值標準在作評斷,因為翁山蘇姬堅持推動緬甸的民主改革,符合西方價值標準,所以歐美主流媒體稱頌她;也因為翁山蘇姬站在緬甸人立場來處理羅興亞人問題,造成羅西亞難民潮,所以歐美主流媒體指責她。 因此,非常弔詭地是,翁山蘇姬並未被權力腐化,而歐美主流媒體的觀察視角也未轉變,但為何歐美主流媒體對翁山蘇姬的評價卻產生巨大的落差,關鍵就在於歐美主流媒體對其他國家的觀察並不貼近在地觀點,常流於以西方價值標準作為唯一的評判標準,所以被批評者也不服氣,形成各說各話的局面。 當然,我們並不是說緬甸政府處理羅興亞人問題是沒有違反普世人權,但我們必須強調,對這件事的評判必須更具深度與廣度,不僅要以人權角度來看,也須綜合緬甸的歷史、西方殖民者的運作等多面向來考量,才能給予羅興亞人問題最完整、最正確的評價。
在過去有很多弊案是因內部檢舉而查獲,但台灣法律對於檢舉人的保護卻不盡周全。 圖╱網路

近年來弊案多靠內部員工揭露,但現行法律對揭弊者保護不足,導致員工揭弊後被刁難、調職等情況屢見不鮮。法務部廉政署已草擬《揭弊者保護法》草案,預計10月送出。

法務部長邱太三表示,過去在刑事訴訟法、證人保護法、貪汙治罪條例中皆有對檢舉人的保護規範,「但措施不夠」保障並不周全,他認為新法案應能更保護檢舉人基本權益。

「勇敢揭發貪瀆,結果卻被冰起來」,廉政署副署長洪培根提到,許多重大貪瀆案由內部檢舉人舉發,結果檢舉人反被調職。過去前立法院秘書長林錫山貪汙案,就是靠立法院員工檢舉,然而該員工卻被刁難,連續3年考績「乙等」,受到很大的損失。洪培根說,《揭弊者保護法》若立法通過,不僅可保護吹哨者(Whistle blower,內部檢舉人),也能落實政府反貪腐的決心。

目前檢舉人表明怕被騷擾或跟蹤,檢方僅能請求轄區內警察多關切。新法草案規定,揭弊者如感到生命、身體、財產、自由有遭威脅之虞,可向檢察官、法官聲請保護書,命警察派人保護或禁止特定人接近揭弊者,或騷擾、通話等干擾行為,違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0萬元以下罰金。

然而,廉政署坦承,若揭弊或發動保護的門檻過低,可能造成公務機關的黑函文化,必須予以節制,因此草案明定檢舉行政不法限於「情節重大」;也有辦案人員提出,草案要保護吹哨者不被內部發現身分,但須考慮實務上恐面臨狀況,例如刑事訴訟法已修法,偵查中聲請羈押須給予被告律師閱卷,「資料都被看光光,怎麼保護?」

雖然在法條制定上有諸多需要協調與修改之處,但廉政署強調,最近幾年爆發的貪瀆弊案有不少是吹哨者勇敢揭發,有必要盡快完成立法保護揭弊者,並鼓勵更多人勇於揭露不法。